青州

城市门户 ☉ 青州新闻 ☉ 人物专访 ☉ 非遗陶艺技艺传承人崔鸿志:将青州民俗融入陶艺创作

非遗陶艺技艺传承人崔鸿志:将青州民俗融入陶艺创作

2018-09-11 14:22    来源:青州早读    作者:未知    阅读:246次    我要评论

分享到:更多分享
导读:宋朝人张择端用一幅《清明上河图》记录了北宋都城东京的城市面貌和当时社会各阶层人民的生活状况,今天的古城青州,陶艺制作人崔鸿志在他的作品《东阳河村夜猫子集》中用一百多个栩栩如生的人物,生动再现了农村市井生活。
  文/图 记者 刘冬
  宋朝人张择端用一幅《清明上河图》记录了北宋都城东京的城市面貌和当时社会各阶层人民的生活状况,今天的古城青州,陶艺制作人崔鸿志在他的作品《东阳河村夜猫子集》中用一百多个栩栩如生的人物,生动再现了农村市井生活。9月8日,记者来到崔鸿志的家中,跟他一起走进千年陶文化的世界,与其探讨如何继承和发展这门传统手工技艺。

崔鸿志的陶艺作品。

崔鸿志的陶艺作品。

  绵延不绝的千年陶文化

  相传上古时期,女娲用泥土捏就了中华民族的先祖,他们在从事渔猎、农业生产活动中开始了最原始的建筑活动。伴随着火的发明和使用,中华民族的先祖对大自然进行着改造,期间用泥与火经过无数次实验,中国原始文化之一的创造物——陶,诞生了。由此,揭开了人类发展史上的“新石器时代”。
  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中国的陶文化在不同时期都有自己的鲜明特色,宋代的秀丽,元代的浑厚,明代的精工,清代的精致。
  说到陶文化,崔鸿志首先纠正了记者的一个说法,“我们现在常说‘陶艺’,但在中国传统文化中,陶与瓷是不分家的。在制陶的温度基础上再添火加温,陶就变成了瓷。陶器的烧制温度在800~1000℃,瓷器则是在1300~1400℃的温度下烧制而成。”
  常有人形容瓷器“声如磬、明如镜、颜如玉、薄如纸”,瓷多给人感觉是高贵华丽,陶则恰恰相反,陶的质地相对松散,颗粒也较粗,烧成后色泽自然成趣,古朴大方。崔鸿志说:“陶的发展史上经历过低谷,但近几年来,人们对质朴、自然的追求,使得陶又得以被重视。”
  崔鸿志一边为记者讲解,手里的活也没有停下,一块泥巴在他手中不一会儿就变成了一个茶杯。“我从小就喜欢写写画画,童年的乐趣更是离不开泥巴,受爷爷烧制陶瓷的影响,与泥土有很深的情结。”崔鸿志告诉记者。2000年,他先后到淄博、济南等地拜访陶艺老艺人,不断的学习和琢磨学成了这门手艺。
  在众多陶艺作品种类里,崔鸿志最擅长的是民俗人物,他制作的民俗陶艺人物憨厚、朴实、生动,使本来没有生命的泥土,注入思想后,就有了灵魂。凭借出色的技艺,崔鸿志被认定为潍坊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陶艺制作技艺传承人,先后加入山东省陶瓷艺术委员会、中国民族艺术家协会。
  陶是这样炼成的
  崔鸿志告诉记者,一件陶器要经过配泥、成型、施釉、烧制等工序,往往要花费半个多月时间才能做出来。“青州本地的泥土不适合烧制,我每次都是去外地买一大车土拉回来用。配泥一方面是为了清除杂质,另一方面是把产地来源不同,成型和煅烧性能不同的土搭配成符合制作者所需要的、具有一定烧成温度范围的、能和釉及煅烧温度相呼应的熟土。有时为了加强泥质在高温煅烧下的支承力,使坯体不致下塌而适当渗些砂子。”崔鸿志介绍说。
  在成型的过程中,拉胚是常见的制作方式。但在崔鸿志看来,这种制作方式只适合圆形器皿,真要千变万化,还是要先擀成泥饼再来捏制。崔鸿志告诉记者,不要以为“捏”出了满意的造型就成功了,最考验技术的还在烧制这一工序上。
  崔鸿志告诉记者,烧窑时对温度的控制最考验技术,升温太快或太慢都难成佳器。烧制者需要根据陶器颜色的变化,及时调控炉温。器皿的颜色是先变黑,再变红,最后变白,每次变化都要及时增减柴火。“烧得好了就是大功告成,稍微不留神出点差错,之前的辛苦就要功亏一篑了。经过10多个小时的烧制后,一窑的陶器能有六成以上不碎裂,就算成功了。”崔鸿志如是说。
  如果碰到人物较多的作品集,崔鸿志更要小心翼翼,他创作的《东阳河村夜猫子集》就有100多个人物。这些赶集的人群千姿百态,有讨价还价的,有借机打情骂俏的,一百多个人物栩栩如生,生动再现了农村市井生活。“夜猫子集我去过,也听父辈讲过过去赶集的场景,我把前辈的人的事一件件拣拾起来,使之重新鲜活。这件作品的创作过程,充满对乡村农事农人的回忆,充满泥巴味儿。”崔鸿志说。
  希望建一座民俗陶艺博物馆
  除了《东阳河村夜猫子集》,崔鸿志制作的《昭德古街》《云门山庙会》等陶艺作品,上面“人物”都是按情节摆放的,“人”的表情各异,百人百面,生动地将旧时当地那种简单、质朴而富有情趣的生活用陶艺展现在人们眼前。记者了解到,除了青州本土风情的人物创作,崔鸿志还进驻沈阳市郊的本山传媒基地参与创作完成了“刘老根陶艺群雕——东北二人转三百年”,在北京“刘老根会馆”永久展出。
  崔鸿志告诉记者,“传统手工技艺是民族历史的见证和文化载体,作为新时代的传承人,有义务和责任将陶艺制作这门技艺传承下去,但是,做这一行收入太低,为了生计我也开始做一些雕塑、园艺等方面的工作。”
  受崔鸿志的影响,他的家人也开始学习制作陶艺,“陶艺制作是个苦力活,收入不多,但我非常热爱它,我也想把这门手艺传给更多年轻人,希望将来能够在新一代的手里发扬光大。”崔鸿志说。

  在采访的最后,崔鸿志告诉记者,他希望将来资金充足的时候能够建一个展示青州当地民俗的陶艺博物馆,现已经在家中腾出了200平方米的空间,准备将自己的陶艺作品摆上展示,免费供人参观。

青州商务网-青州综合门户网站-青州新闻-青州旅游-青州人才招聘】

更多内容欢迎关注【青州商务网公众平台】

青州商务网微信公众平台

发表评论:

本站客服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