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州

青州商务网 ☉ 青州新闻 ☉ 青州快讯 ☉ 张庆吉为刘沂生新版著作拟序

张庆吉为刘沂生新版著作拟序

2018-05-14 18:29    来源:青州商务网    作者:赵颖    阅读:749次    我要评论

分享到:更多分享
导读:张庆吉,青州市黄楼办事处仙庄村人,生于1950年,1970年参加工作。中共党员,精明干练,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益都县最年轻的人民公社书记。先后任益都县委副书记、青州市委常委兼办公室主任、临朐县委副书记、潍坊市建设局局长,潍坊市府副秘书长、潍坊市人大常委蒹市人大城环卫副主等职务,于2012年退休。

张庆吉为刘沂生新版著作拟序

赵颖


  张庆吉,青州市黄楼办事处仙庄村人,生于1950年,1970年参加工作。中共党员,精明干练,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益都县最年轻的人民公社书记。先后任益都县委副书记、青州市委常委兼办公室主任、临朐县委副书记、潍坊市建设局局长,潍坊市府副秘书长、潍坊市人大常委蒹市人大城环卫副主等职务,于2012年退休。

  刘沂生,青州二中退休教师。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有奉献的人物,也是我市知名作家。他长于传奇,蒹工碑记,先后出版《犟牛本色》、《魏嵋传》、《古州传奇》、《碧血沃古州》、《衡王府史话》,与诗集《草堂清韵》等著作,被誉为古州文化奇人。他撰拟的碑记独具一格,行文凝练,节奏感强,既有诗歌之美,又有散文之畅。诸如《青州龙兴寺复兴颂》、《重立唐王圣旨碑记》、《圣水祠赋》、《东坝新村落成记》、《雕塑“盛开”落成记》、《忠魂凝铸八岐山颂》、《碧波长流弥水颂》、《重修卧龙桥志》、《南张楼村腾飞志》、《王府长庚文化园落成志》、《王府春晖桥落成志》、《西苑小学腾飞赋》、《青州北关初中腾飞志》、《古柏荟萃园志》、《黑龙守渊颂——青州红丝石史话》与“青州衡王桥栏板石雕王府故事”等作品,为青州市诸多景点增添了传统文化的光彩与魅力。

  张庆吉非常崇敬刘沂生,他们已有三十年交往,与刘沂生的初识堪称为奇遇。

  1984年7月2日,刘沂生以《欲纠无策空叹息》为题上书“人民日报”,呼吁“救救教师、救救教育”。“人民日报”以《值得忧虑的一个现象》为题摘刊,引发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陈云同志作出 “尊师重教”重要批示。从1985年启始,每年的9月10日被定为“教师节”。

  一九八八年,教师节前夕,陈云夫人于若木与陈云的姐姐陈星相约来青州。当年张庆吉在市委办公室工作,有幸随市委书记隋华堂同志,陪同于若木等贵宾到二中探望刘沂生和老师们,谱写了一曲高昂的尊师重教赞歌。感人的场面,刘沂生老师的平易形象,给张庆吉留下了深刻印象。从此,他们成为朋友。

  青州,不仅有五千年文明史,而且还纳入我国十大古都之列。及至明朝,青州南阳城更加繁荣昌盛。究其原因,与衡王藩青州有直接关系。刘沂生的祖爷刘景,是当年衡王府恩赐从五品贡品糕点师。刘沂生对衡王府文化颇为关注,撰拟了许多有关衡王府的故事,“离奇石榴缘”“智嫁打柴郎”是其中的佼佼者。

  张庆吉关心弘扬青州文化,注重宣传我市旅游事业,偕徐建成君策划出版了《离奇石榴缘》与《智嫁打柴郎》两个单行本,并为其撰拟了序言。出版这两本书的深意,还在附录刊发刘沂生的新作《焚香作画靓人寰》,揭示焚香烙画的传承史,赞扬杨祖前焚香作画的精湛技艺,以及附录刊发刘沂生的新作《博爱暖人寰 》,揭示冯素英九十载坎坷人生路,热情讴歌她超凡脱俗的博爱精神,无私情怀,以及佐助子女开创辉煌鲁冠事业的壮举。

  刘沂生先生的《离奇石榴缘》与《智嫁打柴郎》,近日由青岛出版社出版发行。为此,特刊发张庆吉先生撰拟的序言《古州双奇传佳话》与《超凡脱俗墨飘香》以嗜诸位读友。

 超 凡 脱 俗 墨 飘 香

——喜读刘沂生《智嫁打柴郎》

张庆吉  刘桂莲


  青州,是文化古州,历史悠久,民间传说极为丰富。《智嫁打柴郎》,是一个中篇传奇故事,刘老以洋洋五万余言的篇幅,塑造了一 个超凡脱俗、可敬可爱的古代女子三姑形象。

  说三姑超凡脱俗,是十分恰当的。

  首先,她与猛子的婚姻,并非一般的婚姻,而是一段从两小无猜,到心心相印,再到执着相恋,直至百折不悔,完美结合。与历史上人们熟知的诸多爱情故事中的女子们相比,三姑的爱情纯真得多,可爱得多。

  “打柴郎”的可贵之处,还在于刘老是用超凡脱俗的文笔,成功地塑造了三姑这个超凡脱俗的人物形象。

  遍阅中外名著,典型人物形象,无不在典型的环境中塑造出来。“打柴郎”的典型环境,就是刘老笔下那一波数折,跌宕起伏,丝丝入扣,环环紧衔的故事情节。“打柴郎”一文,已将文学创作“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秘诀,体现得淋漓尽致。

  古人云:“无巧不成书。”这的确是至理名言。然而,只有那些经得起情理推敲的“巧”,才能令人信服,才能得以成立。“打柴郎”即属于这类作品。

  王府三姑出生后大哭不止,王府急聘乳母,张嫂替王后采购柿饼得遇杏花,为之一“巧”;此之“巧”,来自于因杏花生猛子后,丈夫受伤,急等钱用,不得不抛头露面赶集市之“实”。三姑与猛子童心可爱,训练鸽子们衔物求食,这是现实中屡见不鲜,无法否定的“实”;这一“实”,成就了飞鸽为猛子衔取绣球的二“巧”。云门山两次求签随心意,“实”出人为暗操作,用以掩饰了“天命”之三“巧”。若非“巧”遇两个姐姐的婚姻不幸,三姑即使再多智,恐怕也是枉然。  

  巧,巧!就是这诸多的巧,成就了三姑这段优美的婚姻佳话。

  “打柴郎”,从表面看来,的确是不事夸张之作,似乎仅是娓娓动听地讲说一段故事。其实,它暗运巧功,巧妙地使用了奇正相合、虚实并举、以朴掩华、用俗表雅的诸多文学手段,真可谓超凡脱俗的大手笔之作。

  除此之外,刘老的语言艺术,也应归在超凡脱俗之范列。

  刘老《古州传奇》中的传奇故事,已非那种干瘪、简单的民间故事,它已经成为经过艺术加工的完美文学作品。表现传奇故事的文学作品,其语言有异于一般的文学作品。这一点,刘老驾御得非常成功。

  民间文学,从口头语言传承,向文字语言表达的转化过程中,如何保持从语言美到文字美,如何取舍方言、俚语、俗话,如何将区域性的道德伦理观念,升华为社会性的道德伦理观念,都是对创作者的巨大考验。这些,老师都为我们做出了示范,“打柴郎”就极有代表性。

  刘老著文的语言,平实流畅,琅琅上口,风格统一。同时,并不乏细腻、生动、形象。请看,章中有这样一段文字:


  早饭后。红日东悬,霞光满天,照耀得西山亮堂堂的。散落在山半腰的井塘石屋,被霞光一映,显得更加低矮、更加平稳、更加宁静。

  杏花家的石屋,比别人家的石屋更矮小,屋顶上好几处茅草脱落,几乎露着蓝天。杏花着一身蓝底子白梅花的粗布衣,腰裹一块黑色围裙,一手提着装满猪食的木桶,一手拿着一柄木勺子,口里不住地唤着:“唠唠,唠唠唠,唠——唠——”。

  猪圈里侧卧着一头老母猪,正在那里闭目养神。一窝崽子生下还不久,一个个肥得肚滚腰园,毛顺见肤,正“追——追”地叫着,你争它夺,拼命地抢夺那些肉滚滚的奶头子。那个末生小崽子,体小力乏,岂能争得过它那些身强力壮的兄姊们?于是,它眯缝着一对小眼,嘶声嚎叫着,在那些崽子兄姊们的屁股上拱来拱去,啃来啃去,惹得它们没好气地蹬蹄子伸爪,让它靠不上身。

  不一会,一群在山坡上放养的山鸡,扑隆隆地飞来了,也想向女主人讨吃食……


  这一段文字简洁、生动、形象,仅用三百来字,便将井塘村的景致、杏花女的着装、举动、猪崽子们抢食的风趣,活灵活现地烘托了出来。仔细品味,如临其境,如见其事,亲切感人,幽默诙谐,的确出手不凡。如果没有丰富的生活阅历,没有老到的写作功底,是绝对难以成其文的。

  对刘老大作的评述,且止于此。然而,我还有话要说。

  宋朝著名学者朱熹有诗曰:半亩方塘一镜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这是一首优美的写景诗,也是一首深奥的哲理诗。“方塘”“清如许”的原因,就在于它有“源头活水来”。刘老所以能用超凡脱俗的文笔,塑造出三姑那超凡脱俗的形象来,就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超凡脱俗的人。

  刘老的超凡脱俗,表现在诸多方面。

  其一,他胸怀广阔,超凡脱俗。刘老尘行一世,只念人恩不记人恶。一九四七年他曾一度落难,至今依然常去探望当年收养他的恩人;在一九六六年“浩劫”的年月里,他几乎被“小将”们砸死,当那“后台”胆怯地登上他的家门时,他却酒肉相待,一醉泯恩仇。刘老为教师呼吁的文章经陈云批示后,领导念他对教育的重要贡献,有意调他到市委宣传部门工作,他却婉言力辞“我的性格不适合这一工作”。至于惜贫怜苦,更是他一贯的善行……

  其二,他的行事作为,超凡脱俗。十年“浩劫”中,教师沦为“臭老九”的泥沼,其他人熟视而无睹,刘老竟于一九八四年向社会发出了“救救教育,救救教师”的强烈呼吁。幸运的是,他的呼吁获得了当时中央领导陈云“尊师重教”的重要批示,一举改变了教师的命运,使其成为“给中国教师命运带来拐点的人”。

  其三,他退而不休,老年生活超凡脱俗。刘老本有写作之长,因潜心于教育事业,四十余年殚精育李,不得不割爱息笔。年高六十六岁的他,竟然故志复萌,仅用十个月时间,便一气呵成七十余万言的传奇体式回忆录《犟牛本色》。其后,一发而不可收,又接连撰著作出版《魏嵋传》、《古州传奇》、《碧血沃古州》、《衡王府史话》,与《草堂清韵》等巨制。

  超凡脱俗的刘老,热衷于书写超凡脱俗的人物。《智嫁打柴郎》文章后,附有他的新作《博爱暖人寰》。《博爱暖人寰》的主人翁冯素英,也是一个超凡脱俗、博爱无疆、可敬可爱的伟大女性。

  冯素英,生于1929年,山东省青州市朱良村人,年届九旬,依然精神矍铄,思路清晰,博爱不辍。

  《博爱暖人寰 ——冯素英栉风沐雨漫漫路》,长达一万六千言,是一篇报告文学。该作语言生动,感情真挚,催人泪下,感人肺腑,揭示冯素英九十载风雨人生,热情讴歌她超凡脱俗的博爱精神,无私情怀,以及佐助子女开创辉煌鲁冠事业的壮举。同时,也艺术地再现了益北地区九十年巨变,四十年辉煌。

  《博爱暖人寰》,与《智嫁打柴郎》堪称姊妹篇。墨迹飘香,值得一读。

           

古州双奇传佳话

——喜读刘沂生的《离奇石榴缘》

张庆吉  刘桂莲


  青州,右有山河之固,左有负海之饶,不仅位居九大古州之首,它还居十大古都之列。悠久的历史 ,丰厚的文化,造就了青州灿若繁星的奇闻、奇事、奇人、奇景。

  古代如此,当代依然如此。刘沂生先生,被誉为古州文化奇人,其笔下撰著过许多传说奇文。本故事后“附录”《焚香烙画靓人寰》中报道的杨祖前和他的焚香烙画技艺,也是举世罕见的奇人奇技艺。因此,我以“双奇传佳话”为题赞誉他们,并不为过。

  刘沂生,笔名瘦叟,自号犟牛,退休教师。一九八四年上书呼吁尊师重教,获得时任中共中央常委陈云的“尊师重教”批示,被誉为“给中国教师命运带来拐点的人”。

  我非常崇拜刘老,与他有三十年的忘年友情。提起与刘老的初识,堪称为惊喜地奇遇。陈云“尊师重教”批示颁布后,一举改变了教师的命运。一九八八年教师节前夕,陈云夫人于若木与陈云的姐姐陈星相约,一起来到我们青州市。当年我在市委办公室工作,有幸随市委书记隋华堂同志,陪同于若木等贵嫔到二中探望刘沂生和老师们,谱写了一曲高昂的尊师重教赞歌。当年的热烈场面,至今记忆犹新;当年刘老的平易态度,至今难以忘怀。

  刘老退休后,人退志不退,于六十六岁高龄撰著七十万言章回体处女作《犟牛本色》,堪称大器晚成;他耗时十个春秋,完成六部传奇巨著,可谓高产。刘先生长于传奇,其作品调动传奇文笔的种种技法,吸收当代小说的诸多技巧,奇峰叠出,有血有肉、波澜起伏,情景交融,令人回味无穷,为当代传奇创作趟出了一条新路子,开拓了一片新天地,得到著名学者、俗文学学会顾问刘峻骧先生的高度评价,誉之为当代冯梦龙。

  《离奇石榴缘》,是刘先生传奇作品中的佼佼者。该作品结构匠心独运,一线穿二环,颇具吸引力。

  该作以明末工部尚书钟羽正,认猎户女儿石榴作义女为主要线索,将钟羽正一世的宦海生涯与松涛夫妇一生的悲惨遭遇,巧妙地交织在一起,一线贯穿二环。时间跨度大,长达六十年之久;内函丰富,神仙凡人,昏官良吏,猎户仆人,拐子盗贼,无不纳入其中。它将吏制腐败、社会黑暗,官吏荒淫,民众疾苦,揭露得淋漓尽致。通篇既高度赞扬了钟羽正廉洁不阿,忧国忧民的高尚品德,又热情地讴歌了松涛与梅香之间的纯真爱情,可谓一部难得的佳作。

  《离奇石榴缘》的情节跌宕,扣人心弦。该作运用传奇笔法,为故事涂抹上一层浓郁的神话色彩,将读者引入亦虚亦幻的境界,时而与神仙为伴,时而与凡人为伍,天上人间融为一体。

  作者笔下的神鹏,疾恶如仇,是正义的化身。当时帝王昏庸,贪官、色盗横行。它善变幻、性桀骜,法力高强,专门除贪制淫,反映了广大民众的意愿,令读者读后大快。最后,它被如来佛收服,却依然桀骜持正,连如来佛的刺也敢挑。

  在作者的笔下,刚正不阿的钟羽正,是如来佛驾下的大鹏鸟转世。他因王母娘娘派榴仙子送来“榴果图”,赋得“榴果颂”而赢得圣眷,获得高中,为故事增添了无限的戏剧性。因他一身正气,虽有“愿将铮骨献吾朝”的报国大志,却终不被皇帝所用,一贬再贬,回归故里,三十年不得翻身,从而揭露了帝王的昏庸,官场的黑暗。

  松涛夫妇隐居仰天山后,期盼得子。王母娘娘对榴仙女失信于凡人不满,便派百花仙子送榴仙女转世,投胎于梅香怀中,生下石榴女,圆了钟羽正的三笑父女梦。此虽为神话,却借以歌颂了为人应守信义的美德,是对现实社会的一种教化。

  刘老赋予《离奇石榴缘》以灿烂的浪漫色彩,借以抒发了广大人民的深切愿望,既充分地体现了优秀民间文学的特色,也自然地融进了作者忧国忧民的情怀,确为高着。

  《离奇石榴缘》的文笔细腻,写景、状物、绘人,形象逼真。

  刘老的文笔,源于明朝文豪冯梦龙的“三言”,却又不拘泥于固有的章法,在诸多方面都有所创新。

  冯氏的传奇小说,受时代所限,文笔不甚细腻,对景物描写、人物刻画用墨较少。《离奇石榴缘》则不同,它取现代小说写作之长,将景物描写,人物刻画移植其中,使人物环境更为突出,令人物形象更为鲜活。

  《离奇石榴缘》的语言,很有特色。该作以白话文为主,却不乏文言韵味,非常凝练。同时,作者扬己所长,散文、韵文并储,将一篇《离奇石榴缘》,撰写成了说唱文,令人耳目一新。

  作品中穿插的诗作,值得一提。老先生虽然不是诗人,对诗词却颇有研究,出手不凡。文章中的诗词,已不只是文章的点缀,而是文章的主体,或描写,或抒情,或议论,无不顺手牵来,运用自如,不拘故格,自成一体。例如,钟羽正回归故里,目睹衡王的劣行后所发的一段感慨,即极具代表性:


老夫已花甲, 空怀报国志。  国呈衰败象,  皇家自毁之。

为臣欲救难, 忍痛归家去。  孰料无净土, 王府遮天日。


  寥寥数语,抒发了钟羽正对国事的失望,对王府的愤慨,将他那忧国忧民的情怀跃然于字里行间。同时,也一针见血地揭示了封建王朝自取灭亡的客观规律,向后世统治者们发出了严正的警告,借以规劝他们自廉自洁,自保江山,以免沦落于不归之途。

  总之,《离奇石榴缘》,是一篇难得的好文章,很值得一读。

  奇人奇事处处有,我们青州一域尤为多。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我国文化宝库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目前,我们正在着力抢救那些濒临失传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我市何官镇杨祖前先生的焚香烙画技艺,就在着力抢救的范畴之内。

  焚香烙画的鼻祖,是周朝的太公姜子牙。杨祖前先生,是焚香烙画的唯一传承人。他的先祖,是明朝刘阁老府的香火司礼,家里开着香、纸作坊,也是当年焚香烙画的传承家族。这一技艺,当年已经发展到用香烙制佛画,是阁老府呈献给皇室的贡品。

  杨祖前,是焚香烙画第十五代传承人。他埋头苦练这门技艺,已经长达五十个春秋。而今,他的这门技艺,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香头,闪着火花,飘着轻烟,散发着芳香,犹似鬼施神差,意先行而香随到。于是,棕色的色彩,便在香头下嘶嘶吐出,或勾、或勒、或点,润色、熏烫,渲染、烘晕,不停地变换着技法。画面在香头烫烙下渐渐展开,终至于成形。在旁观者看来,这简直是奇迹!

  他不仅能用香烙制领袖像、仕女图、风景画,而且还能烙制《清明上河图》、《赵秉中状元卷》与《二十四孝图》等长卷。目前,他已着手烙制百米长卷《衡王桥九十六喻世图》。不久的将来,杨祖前用香火烫烙出来的王府史诗图,必将捧现在你们的面前。

  据考察,杨祖前是举国唯一的焚香烙画传承人,称其为奇人奇事,当不为过。

  刘沂生的传奇文章,杨祖前的焚香烙画技艺,都堪称为奇葩。他们,都是古州盛传的佳话。  


青州商务网-青州综合门户网站-青州新闻-青州旅游-青州人才招聘】

更多内容欢迎关注【青州商务网公众平台】

qrcode_for_gh_914f1dd585ec_258



发表评论:

本站客服
回到顶部